HDT

 

【米英】F

医生米×病人英 短篇(英国第一人称)

设定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w新渣一只,人生中的第一次手写就献给味音痴夫夫啦XDD

因为刚入APH圈,私心喜欢帅气一点的英,虽然傲娇的话也很可爱w所以如果性格ooc的话,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吧ww


我被我的主治医生告白了。

是的,阿尔弗雷德。那个来自美国的年轻小鬼。
为什么说是小鬼?因为那家伙只有19岁,在美国的话还应该算是未成年人。因此相比之下,23岁的我倒是有些老成了。虽然听那家伙说,16岁在他们那就算成年了。单看他那副KY的模样,这一点没有任何说服力。

咳咳,抱歉,有些跑题,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上。
阿尔弗雷德是我的主治医生。
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是的,这是他的全名。我常常调侃他名字中间F的含义。Fat,Fool or Force?他会认真地听完,然后无奈地笑着回答我,是Freedom。但他的语气总让我觉得他在撒谎,并不是因为熟悉他!只……只是英国人的爱直觉罢了。

又跑题了,作为绅士的我真是太失礼了,真诚请求您的原谅。
感谢您的原谅。那么就先说说我和他是怎样认识的吧。
是前年的圣诞节,现在回忆起来,这真是我几十年来最糟糕的圣诞。那时伦敦还下着小雪,笼罩整个市的黑雾被冲散了些。飘扬的雪花被伦敦街头闪耀着的霓虹灯映得绚丽,街道上浮动着糖果的香甜,大小商店的门前都摆上了不同的圣诞树。都挂着斑斓的彩灯和闪闪发光的五彩缎带,轻轻一摇,或许还会溢出清脆的铃响。这是伦敦冬日最热闹的一个夜晚。但就在人们享受着节日的气氛,互相传达祝福的时候,我却躲在一家冷清的酒吧。

是的,我在躲人。虽然很不愿意承认,我躲的人正是我的哥哥——斯科特·柯克兰。
因为走得匆忙,身上只披了几件单薄的衣衫,甚至连用来御寒的风衣都没有拿。但伦敦的天气可一点都不温和,即使是在这个欢乐之夜,它也毫不留情的下起雨来。这个时候,没有带伞的绅士,即使你哼着天佑女王也无济于事。

雪天转雨,气温骤降。冷风吹进酒吧,钻进我毫无抵御的衣袖。“嘶——”我不自觉缩了缩胳膊,牙齿不停地打颤。“该死的天气。”我抱怨到。摸了摸口袋,幸好,钱还有带。于是随口叫了杯Pale Ale.我知道自己的酒量,也不敢点度数过高的酒。要是再在这里发酒疯,烂醉在酒吧里被斯科特找到,一定会被他耻笑一辈子的。我不甘地想着,将酒一口饮下。感到喉间略有凉意,有种掠夺声带的力量撕扯着我的喉咙。
我重重地放下酒杯。拼命地咳嗽起来,我痛恨自己虚弱的身体。它热起来了,心脏里好像被放了一把火,熊熊地向四周蔓延,仿佛要将我燃烧殆尽。可一会儿后,那种感觉又无声地淌入腹中,潮红浮上脸颊。我扯了扯衣领,不住地喘气,我有些醉了。

但这时,却有一个不识相的人跑过来和我搭讪。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,那人就愤怒地揪住我的领子,给了我一拳,我们扭打在一起。
跟斯科特说的一样,我的力气确实不如人。只有在教训那个红酒混蛋的时候,才能够常常胜利。很快,我占了下风,身上和脸上都挂了彩。酒劲来了,我的意识逐渐模糊,掌心渗出些许汗,神经传来的黏腻感让我不快。眼中早已出现残影,拳头也打不中眼前的人。

终于,那人给了我一肘,直中肺部。被痛击的我意识被拉回来了些,胸腔的痛楚越发清晰,喉咙深处翻涌着一阵一阵的铁锈味。我寻思着,应该是被打断了几根肋骨吧。我倒在地上,蜷着身子,好让痛苦减轻。可没有办法,痛苦的神经叫嚣着。接着,我失去了意识。

(好吧,第一章阿尔还没有出现,请不要寄刀片,或许几章后下一章就会出现吧,笑)

 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HDT | Powered by LOFTER